Go to contents

专栏:来自左胸下方的疼痛

Posted June. 10, 2023 08:45   

Updated June. 10, 2023 08:45

한국어

“睡神”修普诺斯(Hypnos)有三个儿子,他们都成为了梦神。大儿子是司掌“人类姿态的梦”的摩耳甫斯,老二是司掌“动物姿态的梦”的伊刻罗斯,老幺是司掌“物体形态的梦”的方塔苏斯。但是不管怎么想,梦神不可能只有三个。我们也做没有人或动物登场的梦。我们不仅有夜晚的梦,还有白天的梦。我们想成为的境界、想创造的世界、想实现的某种价值,我们将其称之为“梦”。神创造的梦只有在入睡时才会出现,但我们创造的梦却让人无法入睡。不得不珍惜地拥抱它。

虽然没有不做梦的人,但最终实现梦的人不知道在哪里。这首诗中出现了因珍贵的梦枯萎而不得不放弃的人。诗对失去的梦似乎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表面上的意思虽然如此,语气也很平淡,但诗的背面却完全不同。实际上,这首诗的梦是非常恳切的道路、难忘的愿望、痛苦的留恋。没有梦的地方会痛苦很久。

这世上很多人都会挫败、抛弃、抹去梦。也许正因如此,这首诗的情绪并不陌生。梦消失,只剩下空荡荡的心脏的诗的场面并不陌生。文学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