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成為既非進步也非保守而是“所有人的司法部”的道路

成為既非進步也非保守而是“所有人的司法部”的道路

Posted June. 25, 2024 08:12   

Updated June. 25, 2024 08:12

한국어

“如果可能,當然應盡量避免出現。”大法院院長曹喜大最近接受《東亞日報》采訪時,記者問道,“如果在表決前出現6比6,大法院院長該怎麽辦?”他作出了上述回答。

由大法院院長擔任審判長的大法院全體成員協議體是由大法院院長和大法官等共13人組成的最高法院最高判決機構。盡管如此,多數意見和反對意見僅相差1票的7比6的全體協議判快結果過去時有發生,每當這種時候,起到決定票作用的大法院院長的選擇往往會引起巨大爭議。

曹喜大表示:“這又不是說過壹次就不能更改的真理,當然要再深思熟慮,為得出更好的結論而努力啦。”他還說:“我在擔任大法官時也曾改變過意見。這不是羞愧的事情,而是走向在國民們看來可取的結論。”曹喜大還提到了美國聯邦大法院院長約翰·羅伯茨作為優秀法官的共同點最先提出的“知識的謙虛(intellectual modesty)”。其核心含義是,懷疑自己的想法並不總是正確的,與同事們討論後尋找答案更為重要。

事實上,曹喜大的這壹說法並不是突然出現的。他在10年前就任大法官時表示:“思想像虛空壹樣沒有界限,我們的雙眼不分左右。”他在擔任大法官時,做出了很多難以定性為進步或保守的決定。在大法院院長聽證會上,對於擔心他保守傾向的議員提問,他反駁稱:“沒有人比我做出更多進步的判決。”被提名為大法院院長候選人後,他強調說:“有句話叫‘無有定法(沒有定規的法才是真正的法)’。壹輩子擔任法官,壹次也不偏向左右,壹直努力走中立的道路。”

改變以前的判例或判斷社會關註度高的案件的全體協議判決的波及效果或影響力非常大。但是,與其說全體協議判決是尋找韓國社會政治、理念矛盾解決辦法的過程,不如說有的時候更是毫不過濾地暴露矛盾本或反而成了激化矛盾的契機。最具代表性的是前任大法院院長時期廣播通信委員會對“"百年戰爭”的制裁事件。雖然壹審和二審都得出了制裁正當的結論,但大法院以最終以7比6的微弱票差推翻了下級法院的判決。多數和反對意見中甚至包含了對對方的感情用詞,大法院長受到了“站在壹半壹方”的攻擊。這可以說是不能再次出現的反面教材。

曹喜大說,提請任命大法官的最優先標準就是實力。因為,就像在殺人事件中不讓被告人坐冤獄壹樣,實力是保護人權的首要手段。大法院構成的多樣化雖然有必要,但從某種角度來看,其本身不能成為目的。如果不能讀懂時代的變化、改變老舊慣例、不能做出實際維護國民基本權利的判決,多樣化又有何用?

隨著韓國社會兩極分化,“世上萬事司法化”現象越來越嚴重。越是這樣的時候,至少大法院越應該得到沒有進步和保守界限的評價。如果經過激烈的討論,做出分清是非的壹貫判決,將會加深社會對司法部門的信任。上個月啟動首次全體協議判決的“曹喜大法庭”應該成為“不是壹半而是所有人的司法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