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即使這樣,也要對精疲力竭的教師們說”

“即使這樣,也要對精疲力竭的教師們說”

Posted August. 05, 2023 07:50   

Updated August. 05, 2023 07:50

한국어

上月13日,美國時事周刊《時代》刊登了美國聯邦教育部長米格爾•卡多納(48歲)的采訪。《時代》周刊稱,就任第三年的他面臨著“史無前例的挑戰”。從司法部的教育相關判決到在學校發生的理念矛盾、學歷低下爭議、教師待遇改善要求等。雖然與韓國的案例不同,但美國的教育也確實陷入了困境。卡多納部長表示:“現在是國家最需要教師的時候。”

由於小學1年級教師的極端選擇,在韓國教育現場暗淡的時候執意提及美國部長的理由是因為他的履歷。他曾是壹名在人口只有6萬多人的康涅狄格州梅裏登的壹所小學教四年級學生的普通教師。在學校經歷20多年風風雨雨的他,還擔任了地區最年輕的校長,之後還曾擔任州政府教育委員,2021年被任命為拜登行政部首任教育部長。

看到以現場經驗為武器指揮學校和教師的卡多納部長,想起了最近從周圍教師那裏聽到的訴苦。每當政府對教師死亡事件提出對策時,教師們都會對記者說:“政府、教育當局也太不了解學校現場了。”

讓我們來復述壹下上個月事件發生後的壹系列情況。故人工作過的該小學校長急忙發表了否認嫌疑的立場文,稱“沒有學校暴力申報事件”。雖然不是“舉報事件”,但確實存在校園暴力。Netflix電視劇《D.P.2》中的臺詞“如果不能挽回,就把它變成沒有發生的事情吧”,在學校裏也有效嗎?

政府指出,學生人權條例是問題的元兇。壹位教師說:“雖然條例會造成負擔,但這只是教權(教師權益)崩潰的原因之壹。”應該整頓學校、主導社會討論的國家教育委員會只留下“哀悼”就消失了。首爾市教育監趙熙研(音)在發表教權保護對策時提出了可以制作人工智能(AI) “教育廳ChatGPT”項目,用於家長咨詢的想法。這是“教授出身的官僚”的局限。

首爾市教育廳表示,將在學校設立家長信訪室,增加訴訟費支援。壹位教師冷笑道:“這意味著最終在信訪室、法庭上最終責任將由教師壹個人承擔。”也有人吐露說,如果是教師出身的部長或教育監,情況應該會有所不同。

問題在於今後。目睹學校亂成壹團的20、30多歲的年輕教師們正在離開教學崗位。這些人對退休保障和年金毫不留戀。從事20年工作的高中教師說:“從幾年前開始,20多歲的教師已經幹涸了。轉移到學院、企業、7級公務員考試準備的情況很多。”夢想成為教師的小學、初中、高中生、正在準備教職的預備教師們也在冷眼旁觀著目前的情況。

盡管如此,還是有想傳達給他們的信息。這是卡多納在接受《時代》周刊采訪時所說的話。“我知道最近教師們非常疲憊,甚至想放棄。他們的精疲力竭(burn out)是現實(real)。盡管如此,他還是對想成為教師的年輕人說。現在妳擁有為妳努力戰鬥,支持妳的政府。”

要借助其他國家教育部長之口來安慰我們的教師,這種現實令人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