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野花盛開的天堂的無限可能

Posted June. 26, 2023 07:49   

Updated June. 26, 2023 07:49

한국어

“壹沙壹世界鱷壹花壹天堂鱷無限掌中置鱷剎那成永恒。(從壹粒沙中看到壹個世界,從壹朵花看到壹個美麗的天堂。把無限放在掌心,讓永恒收藏剎那。)”—出自英國浪漫主義詩人威廉•布萊克的《天真的預言》(Auguries of Innocence)中

如果能乘坐時光寶盒進行時間旅行會怎麽樣?如果能夠恢復過去逆襲失敗的事件,提前了解未來的時間設計圖的話,現在這個瞬間能否做出最佳選擇呢?但是與數字世界不同,我們無法設定復原過去的地點,也無法窺視未來。過去的時間無法挽回,無法面對沒有到來的時間。我們能做的只是對推測先兆的預知撥亮目光而已。

布萊克的《天真的預言》前四行是非常有名的句子。能夠看到野花盛開的天堂無限可能性的“眼睛”全景化。視覺動詞“看”就是這種可能性的開始。眼睛讓人想起了希伯來文的第壹個字母,也是意味著第壹個字母的“Aleph”。幻想文學巨匠博爾赫斯通過《阿萊夫》(The Aleph)挑戰了整體性的萬花筒。彩虹色小球體中蘊含著所有宇宙空間的萬花筒。博爾赫斯這樣寫道。“每個事物都是無限的。”

布萊克的沙子和野花都是無限的。這是永遠無法知道盡頭的天堂。問題是,他們似乎察覺到了這壹跡象。對整體性的反省是對無限可能性的熱情。瞬間純真投入時,可以感受到升華為無限永遠的驚人幸福感。但是大部分情況下,我面前的沙子很小,野花卻很寒酸。很多事情都是不確定的,也是不可思議的。更何況,可能性似乎已被封印。

越是這樣,或者因此我們更應該睜開眼睛好好地動手。眼睛是認識,手是實踐。我體驗自己看到的自己,通過我的手向世界打開,向宇宙加深的自己。我夢想著。野花盛開的天堂擁有無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