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科举制争论不如21世纪的杀手锏问题争论

Posted September. 16, 2023 08:10   

Updated September. 16, 2023 08:10

한국어

21世纪韩国最重要的人才选拔考试是大学入学考试(高考)。600年前,在朝鲜举行的科举考试也起到了这个作用。现在如果想上大学,就要好好参加高考,而在朝鲜时代,如果想进入成均馆(现在的国立大学)或成为官员,就必须通过科举考试才行。

科举是如何运营的呢?当时有一种教育,或入学考试的争论。这就是朝鲜初期的“讲经和制述争论”。讲经的方式具体为考官逐一传唤考生,询问他们是否通过“压迫面试”体会到了四书五经。虽然可以选拔具有伦理性的人才,但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费用,而且担心人脉会左右当选与否。制述则是采取考生们在答题纸中论述在科举考场给出的既定主题的想法的方式。因为容易验证写文章的能力,所以可以选拔擅长制作公文的人,评分也很公正。世宗也参加了“什么是选拔优秀人才的方法”的争辩。

这引发了世宗中期的“诗学和经学的争论”。诗学是作诗(作诗),即文艺创作。经学是以儒教经典为基础,学习国家运营所需的知识的事情。什么更重要呢?在当时,诗是朝鲜和明朝的外交战手段之一。把要求事项写成诗,你一言我一语,但也被称为“文战(文章的战争)”。经学则主要谈百姓生活。代表朝鲜后期的经学家就是写有《牧民心书》的丁若镛。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捕风捉影的理念、党派争论,但其中却有着朝鲜的苦恼。选拔人才时,是伦理优先还是能力优先?弱小国家面对强国如何生存?老百姓的生活怎么办……也就是说,教育和入学考试最终要考虑国家的存亡和百姓的生死问题。

2023年,韩国正处于外交、技术、经济的剧变期,迫切需要尖端人才。此外,还需要支撑基础科学的物理学人才、解决低生育高龄化问题的人文社会人才。但是学生减少,孩子们只关注医科大学。没有资源、土地狭小的国家,生存之道只有人才。教育必须指明战略方向,这才是教育争论的本质。

让我们回顾一下最近在我们国家发生的“杀手锏(超高难度)问题争论”。6月15日,尹锡悦总统突然指示在高考中删除杀手锏问题,经过一番争论,最终以9月的模拟评价告一段落。考生之间还出现了不是“9模”而是“尹模(尹锡悦模拟评价)”的说法。

但是3个月来总统、教育部、国税厅动员起来,教育现场被推翻的争论留下了什么呢?杀手锏试题消失的地方填补了不太难的准杀手锏试题,教育没有变化。也许总统对“没有杀手锏问题”的发表很满意,但剩下的只有破例激增的N高考生和内心微笑的复读生。此前扬言要控制的私教育费反而会增加。国家存亡、国民生死等根本就不予考虑。面对如此无益的争论,举国上下3个月动荡不安,国力消耗殆尽,对所有人都是不利的。如今,因侵犯教权和教师死亡而倒塌的学校也陷入了难以收拾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