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需要支援“怪异”基础科学研究的理由

Posted September. 08, 2023 08:35   

Updated September. 08, 2023 08:35

한국어

在日本神奈川县横滨有一个名为“大隅基础科学昌盛财团”的公益财团。网站上公布的研究费支援标准有3种。具有先见之明和独创性的基础科学、难以得到国家支援的基础科学、因退休年龄等原因很难继续研究的基础科学,即支援“不赚钱”的“怪异研究”。

去年1月,记者采访了于2018年成立该财团的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大隅良典,并询问了原因。“虽然进行有趣的研究,但帮助研究经费不足的人。其宗旨是支援挑战者。”他表示:“政府会选择能够取得成果的有潜力的领域进行支援。但是科学研究的话,投入1000万日元并不一定能取得1000万日元的成果”,表达了对政府支援政策的不满。

大隅教授凭借利用酵母细胞的“自体吞噬(Autophagy•以下自噬)”研究,于2016年单独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是日本生物学的权威。记者采访了在东京特派员时期获得自然科学领域诺贝尔奖的3名日本人,他们的主张也奇妙地一脉相通。概括起来如下。

第一,不能以“感觉会取得成果,就支援研究费”的方式培养科学。在科学上,积累失败的经验就会成为知识。这绝不是浪费。诺贝尔奖获奖研究也意外地源于“偶然发现”。

第二,对基础科学的投资不会立即以成果的形式呈现出来。但是它通过揭示宇宙的起源等提供丰富人类的基础知识。一个国家拥有力量的综合版就是基础科学。要做好实现实用化可能需要100年的觉悟。

第三,日本之所以成为诺贝尔奖强国,得益于1945年战争结束后“要想从废墟中站起来,就要在科学上决一胜负”的社会协议。当时开始的研究延续到了现在的诺贝尔奖。

看着韩国政府上月发表的2024年度预算案,我想起了过去与日本诺贝尔奖获奖者进行的采访。政府将明年的研究开发(R&D)预算比今年缩减了16.6%。基础研究预算削减了6.2%。我同意政府提出的打破科学界研究费卡特尔(垄断集团),重点培养核心战略技术的说明。但是比起节约预算的利益,从中长期来看,降低国家竞争力的负面影响更大。

大隅教授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钻研酵母研究。当时其他科学家对酵母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现在很多科学家正在关注自噬现象。因为这可以成为解决癌症、阿尔茨海默综合症等老年性疾病的关键。在研究了约50年的基础科学后,现在已经达到了可以期待实用成果的阶段。

在接受采访时,大隅教授提出了多少有些令人出乎意料的问题,他说:“政府集中投资的有潜力的科学领域和大隅基础科学昌盛财团支援的新科学领域中,哪一方获得诺贝尔奖的可能性较高?”将当时没有在报纸上介绍的答案原封不动地搬了过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从我的事例来看,开拓‘自噬’这一新领域不需要太多的钱。为了在多个领域进行多种新研究,需要一定的资金支援。如果认为‘应该会有效果,所以支援’,科学就不会被培养出来。支援满足人类知识好奇心的基础研究可以提高获得诺贝尔奖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