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本想把工廠守護到最後……擔心生計而依依不舍”

“本想把工廠守護到最後……擔心生計而依依不舍”

Posted April. 29, 2013 03:01   

한국어

“辛苦了”

27日下午4點20分,京畿坡州市南北出入事務所(CIQ)。纖維企業Fine Lenaun的樸雲奎代表(61),見到時隔26日後再次踏入南韓土地的崔延植法人長後,激動地擁抱後,因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淚。崔法人長說了“本想把工廠守護到最後……”,但也跟著流淚,話尾含糊不清。記者提問此時的心情,兩人都表示“傷悲”,看著天空嘆氣。

崔法人長因來不及更換車牌,就直接開著“林 6000 市”的開城車牌號就趕過來了。車的內部塞滿了產品,連頂棚、手提箱、引擎蓋等除駕駛席前玻璃外的所有地方,都用膠帶綁了產品。車頂棚因承受不住重量而凹陷變形。他說“打包行李就用了12個小時”,心裏空虛地說“雖然帶了3000件成品,但帶不回來的產品超過2萬件”。他說完“期間操了很多心,打算明天到醫院接受檢查”後就離開了。

○“部分企業交了罰款”

當天包括崔某滯留在開城工業園區的我國126名人力,在下午2點40分和4點20分分兩批通過CIQ已全部返回。起初打算2點返回的,但被延誤了。纖維企業A社的法人長表示“離開朝鮮時本該拿事先申報搬出的產品,但突然間接到撤退通報的駐在員們,因沒有心思,連未申報的物品也帶出來了,所以在朝方的海關驗關當中耽擱了時間”,還說“ 部分企業還交了罰款”。為管理現場設備而留在那裏的韓國電力、KT等50名職員,將在29日全部返回。

韓方勞動者們說 “跟部分媒體的報道不同的是,開城工業園區的內部很平和”。纖維企業B社的現場法人長金某說“從上個月末開始朝鮮軍人披著軍服上面插了草和樹枝的偽裝帳篷,但沒有威脅”,“每頓吃方便面不是因為沒有米,而是沒有菜,所以不能光吃米飯的原因”。好久沒有刮胡子的他還說,只想了“與別的公司的職員生活在一起,擔心‘會不會出現即將要倒閉的公司’”。

從開城工業園區的入住企業手中未接到產品而急得直跺腳的合作企業代表們也來到了CIQ。藝景服飾的樸衡洛代表(54)說“到現在損失達到2億韓元”,“母廠不願把生產托付給開城工業園區,所以好不容易說服的,以後就很難讓開城工業園區負責生產了”。

開城工業園區企業協會當天在CIQ召開記者招待會,向政府請求“保護好捆綁在現場的產品和原材料,對保全入住企業們所承受的損害而準備對策”。協會還要求“請允許30日入住企業的訪朝”。

○“入住企業損害額達4兆韓元以上”

入住企業們擔心萬一朝鮮凍結或沒收開城工業園區內資產的問題。SNG鄭奇燮會長擔心地說“金剛山觀光中斷時朝方驅逐了韓方的人員,但這次是政府讓我們撤退的,這就等於給朝鮮提供了沒收原材料和設備的借口”。他還說“企業們遺留在那裏的設備、成品、原材料,再加上要退給客戶的金額加起來的話,損失可能會超過4兆韓元”。

眼前的生計問題也很茫然。把所有生產設備留在開城工業園區的纖維企業C社,自從9日朝方勞動者撤退後,生產幹脆中斷了。他哭訴說“即使立刻聯系到國內外的工廠,給原材料染色、加工後制成成品也需要一個月”,“即使生產出服裝,但過了季節也就照樣賣不出去,所以就幹脆放了手”。



金浩京 whalefisher@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