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傻子Mopia”边阳浩

Posted June. 25, 2013 08:53   

한국어

2005年1月财政经济部金融情报分析院院长(FIU)边阳浩(59岁)表示要创建私募基金,提出辞呈的时候人们都吓了一跳。因为很多人认为他哪一天会当上长官,因此“想成为商人”的他的宣言引发了很多话题。他毕业于京畿高中、首尔大学经商学院,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行政考试,还担任了被称为Mopia(MOF, Ministry of Finance )之花的财政经济部金融政策局长达2年10个月(最长寿在职期间),这些华丽的修辞也成了他受人关注的理由。

这样的他在1年后的2006年6月12日在上班路上被检方紧急逮捕。嫌疑是接受了现代汽车提供的2亿韩元的贿赂。他以为因为没有受贿,立即会被释放,而这个想法却错了。他坐了292天的牢。142次站在了法庭。令状审查进行了3次,得到了11次法院的宣判。1审首尔中央分院无罪(2007年1月)、2审首尔高级法院有罪(2008年3月)、3审大法院无罪(2009年11月),真是一场反复不定的“电视剧”。在高公职者受贿事件中,只要有主张称给了钱,就会惯例性地进行拘留调查。嫌疑人要证明自己没有受贿。这也是要在非常不利的监狱里进行。

因为受贿事件接受调查的时候,检方还以低价给外国资本伦斯塔销售了外汇银行的嫌疑再次拘留逮捕了他。这就是所谓的“别件调查”。就是在除了之前的嫌疑调查之外,还调查与事件无关的周围的非法事件,以此来向嫌疑人施压的“肮脏”的调查手法。但是从1审到2审、3审都出现了无罪判决。大检察厅中央调查部找错了人。裁判结束的2010年10月14日为止,在4年4个月的时间里进出监狱,边阳浩的人生跌落到了低谷。和平的家庭、失去CEO的公司都在摇晃。

他最近出版了一本生动地记录了冤狱过程的书。就是“边阳浩热潮—通过紧急逮捕见到了上帝”(洪成社)。他为了防止再有人因为检方错误的调查而流泪,写下了该书。裁判中的2008年,他把初稿托给了出版社,但是因为被检方获知,经历了多种曲折,终于在5年后面世。他因为感到冤枉,在监狱哭完了又哭。他深深地感到人类是多么脆弱的。独生女恩秀用眼泪祈祷,想要救父亲的努力真实令人感动。他写了很多在监狱中遇到的上帝和信仰。“虽然遭受了被冤下狱的痛苦,但是现在感到更幸福。也原谅了检方。也原谅了主张给了我贿赂的他。得到了特别的恩惠。痛苦是祝福。”

虽然比指责检方多一点的草稿减少了不少,但还是指出了谁也不能动摇的无所不能的检察权利和检方的起诉独占主义、起诉裁决主义的弊端、只靠供认进行调查的贿赂调查的问题点等。“会减少刑期、降低罚款,只要供出更高的人就行”的检方的笼络也展现出为了抓住掌权者,与嫌疑人讨价还价的我们检察院的真相。直到得到满意的答案为止,随时传唤到检察室进行威吓的检察官、先做拘留再说的惯例、不协助就做补充起诉的检察官的威胁等,这些都非常生动。

进行强制调查的大检察厅中央调查部长朴永洙辞去了职务。下面的调查计划官蔡东旭现在是检察总长。对于被判无罪的他,国家没有进行任何补偿。法院驳回了对谎称给他行贿了的前案件会计法人代表金东勋的损失培养要求。因为与检察的孽缘,遭受那么多磨难却还原谅他们的他看起来有点像“傻子”。以此也没有坐过最近流行的“降落伞”、根本没有得到过“礼待前官”待遇的边阳浩,希望朴槿惠总统在今夏一定要读他写的书。更不用提Mopia和检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