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社論] “嘲笑”經濟民主化的公共機關內定人士

[社論] “嘲笑”經濟民主化的公共機關內定人士

Posted October. 03, 2012 04:10   

한국어

去年3月退休的金融監督院A幹部(2級)自退休第二天起就在上市銀行作為監察員上班。公正交予委員會的B科長也在5月份辭職後進入某企業擔任顧問。這些是朝野議員公開的最近2—4年間中央部門高層公務員再就業情況中的事例。在最近的4年裡,曾擔任金融監督院1、2級幹部的再就業者的90%擔任上市銀行、儲蓄銀行、證券保險公司等被監督機關的監察員。公正交易委員會最近2年裡的退休者中58%得到了大企業諮詢員或律師事務所顧問職務。文化體育觀光部或教育科學技術部退休者的一般也進入到了相關機構。

公職者倫理法規定公務員和公職有關團體高層職員在退休後的2年內不能在與退休前一定期間內的職務有關的機構就職。這是為了防止讓招聘前人官員的現象稱為利害關係的機關之間的“行賄視窗”或“盾牌”等。但是部分機關在臨近退休的時候通過“任職洗滌”躲避了有關業務的相關規定。去年10月份修改公職倫理法,將“退休前3年擔任的職務關聯性”大幅擴大到5年也是為了防止這種“小計量”。審議再就業的公職者倫理會如果不嚴正審查職務相關性的話漏洞還會百出。 

退出市場的虧損儲蓄銀行監察員或公司外理事中的大部分都是金融監督院或監察院的前任官員,這不是偶然。如果具有力量的機關的高層公務員在工作時考慮退休後再就業的話就不能正確地履行自身的任務。如果轉移到民間企業,過去自己的屬下就會成為自己的“上司”,因此在公職的時候也很容易對屬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樣就不能樹立公共機關的品級秩序和指揮監督體系。有可能對於自己在退休後有可能進入的民間團體或企業不會太無禮,但是對中小企業則適用原理原則。 

韓國經濟過去通過官治金融和政經聯合打造了大企業為中心的經濟成長模式。在這一過程中前任或現任的公職者們通過“前官優惠”的老傳統形成了腐敗和道德鬆懈的共生關係。如果不能切斷通過退休公務員維持的共生腐敗迴圈,會導致比“市場失敗”損失更嚴重的“政府的失敗”。切斷官治與不當政府介入的事情就是走向真正經濟民主化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