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NLL压力和皮洛士式胜利

Posted July. 31, 2013 04:55   

한국어

大白天的血战已结束,西海北方界限即NLL政局也逐渐稳定。朝野两党虽然有“NLL战争中断”(新国家党)“NLL争议永久终止”(民主党)等表述上的差异,但两党都在探索出口战略。此前“停止NLL争议,光是生活都艰难……”的舆论压力下,朝野两党此举“虽晚但值得鼓励”。

尽管如此,心中仍然忐忑是因为我们已对此心知肚明。就NLL争议,朝野两党深知国民的担忧,却依然追求着“政治利益”。在平息“对大选不服的火苗”后,对亲卢这一“公共的敌人”造成致命伤害,如此一来“适当的休战”是可取的。战争中断?好啊。只是,对“为挽救民生经济,从大局分析决定停止NLL争论”的决议,毫无顾忌地表示“好吧”,此前“NLL的压力”显得有些过大。

事实上,NLL争议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去年9月朴槿惠大选候选人的本报采访的时候。朴候选人称,可在在尊重NLL的前提下共同论议西海共同海域及和平水域的设定方案等。朝鲜在两周后称前者此举是“无知的表现”,带脏字侮辱。在微笑时被扇一耳光的票候选人问道“是不是有我不清楚的事情”,由此引发郑文宪议员揭露“卢武铉NLL放弃发言”。这也是众所周知的内容。

在留言争议时,发生国家情报员的首脑会谈回忆录全文被公开的史无前例的事例,但真实却在混乱中消失在迷雾之中。除了卢前总统是否做过放弃NLL的发言,是否指示废除史草等主要争议,也有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徘徊在脑海中。

其中一个问题是,朴槿惠政府外交安保实权人士的模糊或混淆不清的态度。国家情报局院长南在俊似乎是将卢武铉总统的西海和平协作构想本身理解为让NLL“无力化”的“利敌行为”。2007年首脑会谈时,现总统外交安保部室长金章洙作为当时的国防长官与朝鲜人民国防部长金镒喆展开协商,似乎认为只要贯彻等距离,等面积原则,西海和平协作构想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进步阵营和在野党声称,“西海共同渔捞区域设定若以放弃NLL为前提,那朴总统提出的非武装地带(DMZ)和平公园构思是否是放弃战线。这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方案。”对此,执政党也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富有逻辑地进行解释。而任期只有四个月的总统在跳过国民同意这一环节的情况下会见朝鲜领导人就军队撤出西海五岛进行商谈,和以坚定的安保态势为基础构建联合国参与的DMZ和平公园的构想有些本质的差异。

NLL政局的最后的争论为史草废除争议。这需要明确找出真相。文在寅议员也应说出的真实立场。只是已变质为“政治事件”的史草废除真相即使通过检察揭露真相也很难得到在野党和多数国民的认可。同时,执政党还要继续回避要承担“史草泄露”的责任的指责吗?

密涅瓦的猫头鹰只有在薄暮降临的时候才悄然起飞。这是为了在结束嘈杂的一天时悄然睁眼获取智慧的举措。当前不是计算政治得失的时候,而应该仔细思考并反思。无论谁取得胜利,终究只是伤痕累累的光荣,皮洛士式胜利(Pyrrhic vic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