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对政治漠不关心的总统

Posted July. 30, 2013 03:03   

한국어

曾有一名男生暗恋一女生。该男生整天忙于追寻那位女生。两人没说上一句话,女生甚至在和其他男生谈恋爱。总是在远处观望的男生终于抓到了机会。女生和男朋友在图书馆门前发生争执,男生把女生丢在远处离开。看着垂着头哭泣地女生,男生鼓起了勇气。他心中反复念叨着“看到你下垂的肩膀,我的胸口好痛”。当男生站到女生面前时,女生瞄了一眼,反问道“什么事?”男生瞬间吓傻,脱口而出“看到你下垂的胸口,我的肩膀好痛。”

这是辛京淑的小说“某处响起找我的电话铃声”中的一段话。句意因用词的不同,产生巨大变化。该男生肯定“误”认为是变态男。反应国民意愿的“民意殿堂”是与该男生处于完全不同层次的“语言神工”角逐场。

曾担任过总统以外几乎所有职位的民主党常任顾问李海瓒称朴槿惠总统为“你”后,狡辩道“‘你’是尊称”。不愧是党内“最多选(6次当选)”的内功。同党最高委员辛京珉不愧为MBC主持人身份,训斥道“请认真学习‘你’的用法。”

朝野两党“语言神工”之间的正面对决,曾围绕2007年南北首脑会谈的会议录展开。就同样的报告回忆录,一方认为总统放弃了领土直哆嗦,另一方则认为“(会谈后半部分)氛围极为融洽(保健福祉部长官刘时敏)”。刘前长官指责新国家党是“读解文盲”。刘前长官的发言并不是完全错误的。自豪地宣称韩国做总统扮演了朝鲜的发言人的角色,氛围怎能不好。

政界的“脏话游行”是组织新生血液入侵的独有的垄断。在如此漩涡中,还能有精神完好的人吗?朴总统与政治保持距离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总统处于政治的顶点。国民很难感受较低层次的政策,而更倾向于暴露频率较高的政治,以判断国政的潮流。然而朴总统只对两个方面的政治问题发表看法。一是认为自己被不正当攻击,二是不太清楚案件的核心。“新政府要承担一切责任是不合情理”是在辩论前者,就地方医疗院的慢性赤字说“也有善良的赤字”是在辩论后者。

政界在去年一个多月以来因史草争端起争议时,朴总统一直是旁观者。朝野两党沦为败者后重新提起民生问题,政界的回归本能不知又会在什么时候启动。如此一来,总统再一次孤独奋战于经济,工作岗位等,而缺乏可支持政治的政策。确定优先顺序,以进行资源分配是政治应承担的义务。创造工作岗位、创造经济,服务业放宽限制等核心课题之所以无法得到实质性解决,是因为国政与政治各行其道。

强调先发制人的朴总统就不能率先指责国家情报员的政治介入,并提出国情院改革方案,阻止国论分裂。在大选落马后试图延命的在野党就不能伸出协作之手。朴总统清仓解决各种国政课题,却惟独对国家指导者的联席会组成或机会均等委员会的设立,对荡平人事等不花钱的政治公约漠不关心。

在选举中取胜和国家统治是两码事。取得一次成功的人,拥有“可以以同样的方法复制成功”的错误的想法。这也是创造大选神话的前任总统们统治失败的原因之一。

在选举中获胜的统治和国家完全是两码事。一次取得成功的人,其他问题也用同样的方法可以成功的自信心容易陷入错误。大选成功神话,前任总统们异口同声地写在统治失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