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寻找十八岁的哥哥

Posted June. 06, 2013 04:07   

한국어

大地一片绿野成荫。每到六月,我的心随着思念哥哥的心情也跟着越来越沉重。哥哥离开已经过了63年,时间过了半世纪多。思念哥哥的心情使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走向位于铜雀洞的国立显忠院。

我走进了供奉哥哥牌位的显忠塔‘牌位供奉馆’。供奉馆内部让人感到严肃又毛骨悚然,里面有9万多名阵亡者的名字填满了整个墙面。第21版4号078,哥哥,小小地刻着‘申德均’的名字。

众多阵亡者名字当中,哥哥的名字就像一个小点。看哥哥名字的瞬间,感到心情悲痛,好像有个石头塌下来了。

据说虽在6•25战争时为国捐躯,但达13万具的护国勇士们的遗骸仍被留在山野里。未收回的9万多个阵亡者的牌位,如今在首尔铜雀洞国立显忠院的显忠塔牌位供奉馆里,4万多名的牌位在大田国立显忠院里。

1950年当时读高3的哥哥,在十八岁时自愿参军后支援到最前线。不久之前,父亲是陆军参谋总长,6•25战争爆发当时就任于全北编制管区司令官。但父亲把儿子堂堂地送到了一线上。父亲把原理原则和清廉洁白作为一生的生活信仰,是不与不义妥协的性格。

哥哥在京畿加平的激烈战斗中牺牲,遗骸并没有回来。母亲因悲痛剧烈而生病,家里的气氛一直沉闷。我们几个兄妹祈祷着失去哥哥的悲痛现实是一场梦,好久都不能从悲伤中走出来。虽然有个身为高层公职的父亲和当时炮兵司令官的大哥,但小哥哥在最前线阵亡,周围很多人对此都感到非常惋惜。

1998年被提到了关于高层公职者子女的兵役逃避问题。当时6月25日报纸社会版块里刊登了哥哥的消息。哥哥写给父母亲的信件被公开。内容为以下。

‘十八岁花期落花的故申德均下士的信,他在6•25战争当时担任了全北区司令官,是52年当上国防部长官的申泰英的儿子。高3当时战争爆发,自愿入伍到陆军炮兵下士的他,支援了最前线的战斗部队。申下士在1950年10月13日写给母亲的第一封信里写到了‘炮兵学校毕业前夕,校长跟我说“如果你愿意,就把你安排到你大哥(当时的炮兵司令官申应均)那里”。我对此表示赞同是正确的吗?靠父亲或大哥的‘门’到安稳又安全的地方,那别人会说什么。既然选择了最前方,就不相信活着回去,而且也不期望。’

哥哥出发到一线的那天凌晨暂时回过家里。哥哥接过母亲急忙准备的早饭,穿着军靴跨坐在檐廊上吃得很香。那威风稳重的样子如今还历历在目。母亲送儿子到死地,强忍了泪水。太不懂事的我只是淡淡地送走了哥哥。没想到那竟是最后一面,早知道那样就更体贴温暖地待他了。

抱着能赶快找到遗骸的急切心情,来到了位于国立显忠院的国防部遗骸发掘鉴定团。几年前为了基因坚定在城南市盆塘首都陆军医院采过血,但得知如今基因鉴定方法发达,用唾液检查的方法更准确。接受口腔细胞的采集,就抱着哥哥现在能回到我们身边该多好的微弱的希望。

让我骄傲的哥哥会永远活在我的心里。德俊哥现在会在哪里?哥哥没有回到我们身边,我也无法送走哥哥。又到了六月。好想好想还没有回来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