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社论】 候选人,战时作战指挥权若拿到手里,有信心做好吗?

【社论】 候选人,战时作战指挥权若拿到手里,有信心做好吗?

Posted October. 25, 2012 02:59   

한국어

昨日,韩美两国在美国举行的第44次韩美安保会议(SCM)上,再次确认两国将会果断地对朝鲜的突发袭击或侵略行为采取强硬措施的共同意志,并且通过协商决定将会构建针对所有核威胁的‘针对性抑制战略’。截至2014年,两国将会构建针对核威胁的最高对应方案,且要大大地加强对北的抑制力。同时,韩美两国决定,截至2015年,将会共同构建仅用30分钟就能够攻击朝鲜全国的车载弹道导弹的‘共同切除体系’,以当作延长(300km→800km)弹道导弹射程的后续措施。

朝鲜公开地干涉韩国的总统选举,它们以脱北者团体的传单散发为借口,居然动用武力进行威胁。通过这次SCM,韩美两国再次达成共识,针对朝鲜的攻击或侵略,最有效的抑制力就是加强韩美同盟。

预计,2015年12月将进行战时作战统治权的转换,其重要性再怎么被强调也不过分。1950年,6.25战争时期,我军把战时指挥权移交至美军,相隔65年,我军可以再次执行这个特权,因此,这次我们必须要做充分的作战准备,尤其在安保方面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朝鲜的威胁依然存在,在这种形势下,韩国军队要想独自作战,绝对不能泄露任何的安保缺口。关于部队上部指挥结构的修改以及国防改革,虽然在卢武玄政府时期起草,且由李明博政府持续地推进,但因朝野两党的不合,一直没有完成,所以,新一届政府一旦出台,必须要首先着手这项工作。

关于由韩军合参主导且美军的韩国司令部(USKORCOM)协助的新型的战争执行体系,能否代替韩美联合社(CFC)维持以往的对北联合防御能力,也是一种疑惑。在此次会议上,还商讨截至明年上半年,是否需要构建有类似于CFC的功能的指挥协助机构,其明确表明即便战时指挥权被移交,但依然要维持可以执行联合作战的指挥体系的意志。政府需要让国民相信,即便是作战指挥权被移交,但国家依然具备了有效地抑制朝鲜突袭的能力。

明年开始,美国和中国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将会登场,届时,韩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安保状况极有可能带来巨变。比任何时期,这次新任总统的安保馆和国军最高统帅的能力和素质更为重要。朴槿惠、文在寅、安哲洙三名候选人需要表明作战指挥权移交之后各自对安保的具体构思,且要接受选民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