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社论] 朴、文、安,有办法解决低成长的国民痛苦?

[社论] 朴、文、安,有办法解决低成长的国民痛苦?

Posted October. 08, 2012 09:06   

한국어

10个外国投资银行(IB)预测今年韩国的经济成长率是平均2.6%。10个IB中9个认为是2%左右。这些银行预测的明年成长率是平均3.3%。预定在11日发表的韩国银行的预测也终会表示今年韩国的成长率在2%左右。这与政府的今年3.3%、明年4.0%具有很大的差距。

对韩国成长率持有不乐观预测是大部分是因为因为欧洲财政危机的长期化、中国的成长钝化、美国经济的低成长等外界条件没有改善。家庭、企业、公共企业的负债、房产的停滞的党能够内部伏兵较多的情况下低成长的构造正在被固定化。国会预算政策处表示“我们经济的成长潜在力本身正在变低”,将2012年—2016年的潜在成长率推测为年平均3.7%。这比全球金融危机前4年(2004年--2007年)的4.4%和合全球金融危机的2007—2011年的3.9%还要低。

成长停滞的话老百姓就会先收到打击。低成长会导致失业,其中最脆弱阶层—非正式职工就会先失去工作。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型个体户的损失会比大企业多很多。低成长就是低福利。

宣布参加大选的朴槿惠、文在仁、安哲洙等候选人的参选宣言或发言中缺乏有关成长的谈论。三位候选人的核心公约是解除不平等的经济民主法方案。各候选人提出的就业率解决方法也大多依靠在将政府财源投入到社会公共服务上的方式。如果没有成长,经济民主化、就业机会等都会成为空话。各企业指出的大选候选人的说话中没有引擎(成长)只有刹车(限制)的意见就是含有这样的真实。

为了打破目前的低成长构造,需要寻找新的成长范式。要在医疗保健、金融、人力、信息、知识、旅游、教育等高附加价值服务上解除限制,在信息技术(IT)、生命科学技术(BT)、绿色技术(GT)等新成长产业进行改革。这就是最确切的成长对策也是提高就业的方案。但是包括大选候选人在内的政治圈没有挑战这样的本质性课题,只顾着在民主化和就业机会的问题上说好听的话。照这样下去,不管谁担任总统都不能成功减去国民的痛苦。这样作为总统也会失败。

对于启动新的成长范式,要回答具体的答案才能被称为是真正“准备好的候选人”。国民也要查看各候选人是否具备了可以减轻国民痛苦的成长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