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厭惡的刀刃

Posted February. 03, 2020 08:01   

Updated February. 03, 2020 08:01

한국어

  “當我們覺得對某些群體的厭惡是無可奈何的而隨心所欲地行動時,不平等現象就更加嚴重了。”

——摘自金智慧的《善良的歧視主義者》

筆者上大學的時候去歐洲旅行過。這是我第壹次去歐洲,但與我的擔心不同,來回非常順利。只是,這輩子從未經歷過的種族歧視經歷給我帶來了壹定的沖擊。當然,從周圍的事例來看,我的情況似乎連嚴重的問題都做不到,但無論如何,走夜路時經常被陌生人罵,這也應該不是常有的事情。

特別是“該死的中國人快滾開!”我不知道他為什麽對獨自安靜行走的我說出這樣的話。也許他那天心情特別不好,也許他有自己的理由討厭中國。理性地想壹想,我也沒有理由聽到這句話就受到傷害。因為我既不是中國人,也知道不是所有的歐洲人都和他壹樣。只是在韓國以外的地方,我的個性隨時都會被抹去,被置換成“中國人”或“亞洲人”,僅僅存在本身,就會成為某些人厭惡的對象,這是不小的沖擊和痛苦的經歷。

 以新型冠狀病毒為契機,對中國的厭惡感逐漸擴散。有報道稱,中國人聚居的首爾大林洞地區的衛生文化非常糟糕。他們只是在韓國生活,還沒有去過中國。當然,雖說這是因為出於對安全的擔憂和對病毒的恐懼,但擔心和預防病毒和積極傳播對特定群體的厭惡是完全不同的問題。每次看到他們,我都會想起當年那個對我扔石頭罵人的他。他肯定也有他的理由。


李恩澤 nabi@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