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寵兒的亡靈

Posted August. 14, 2019 08:23   

Updated August. 14, 2019 08:23

한국어

痛苦的歷史只有記住並哀悼才能治愈。上周去世的美國作家托妮•莫裏森這樣認為。值得一提的是,他特別想記住並哀悼那些“沒有人知道名字,沒有人會想起,也沒有出現在傳說中,沒有關於他們的歌、舞蹈和故事”的黑人。他生前成為經典的長篇小說《Beloved(寵兒)》就是一個生動的例子。

故事的中心是可怕的殺人事件。有位母親殺死了兩歲的女兒。這是白人奴隸主試圖抓住她們時發生的事情。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牛一樣被出賣,遭受性剝削等各種剝削。為躲避白人主人逃到空房進行反抗,在混亂中殺死女兒也是出於這個原因。死去的孩子名叫寵兒。她想殺掉另外三個孩子,但沒有成功。

作者將這一可怕而又離奇的故事轉換成黑人的傷痛和痛苦,種族不義的記憶和哀悼的故事。寵兒死了,卻成了鬼,住在母親的家裏。 這雖然是幻想和現實共存的魔幻現實小說中才有的故事,但母親不承認女兒的死亡,女兒怎麽能死呢?如果沒有身體,難道不應該有代替身體的鬼魂嗎?這就是母親的心理現實,即心理創傷。母親就這樣生活了18年。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語言所具備的治愈功能在起作用,不知從何時起,她開始把自己的傷口告訴別人,逐漸承認女兒已經死亡的事實。就這樣過了18年之後,她第一次真正地哭了。終於哭了。哭泣意味著對寵兒的去世感到悲傷和哀悼。女兒的鬼魂就在這個時候離開。

這就是莫裏森提出的治愈之道。不管是個人的還是國家的,傷痛不要放置不管,無論如何都要轉移到記憶空間,說話,為之悲傷並哀悼才能治愈。